• 妓女的诱惑 -

    没有男人能够抵御妓女的诱惑,动,骚动,加舌头的扰动。也没有男人一

        直会喜欢自己的老婆,因为老婆那一套早就吃腻了,同样的奶子,同样的逼重复

        草上很多次,同样的叫声,当然会腻。但是如果老婆突然之间有一天换了一副嘴

        脸该怎么办,原来很保守,很木讷的黄脸婆,突然之间喜欢上了暴漏,喜欢上了

        呻吟,喜欢上了吮吸,突然之间发情指数上升了几十倍,你会动心么,不知道你

        会不会动心,反正我会。

        老婆出轨了,我要报复,不是去捉奸,而是让老婆变成y荡少妇给我看。体

        验无形的性快感。

        当我跟老婆摊牌之后,几天之内,老婆的衣橱里就摆满了上件的情趣样式

        的衣服,有护士服,海军服,警服,各种丝袜,各种高跟,各种性用具。

        另外,我将十五岁的孩子也从老人那里接了来,我要跟我的儿子共同调戏

        他老妈。

        孩子到家之前,老婆可怜粑粑的央求我,能不能在孩子面前不要提起她出轨

        的事情,她还是想在孩子面前保持一个慈母的形象。

        我嘿嘿一笑,假装生气的说,哼,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野种。

        「你不要这样说,乐乐真的是你的孩子,他长的像你你看不出来吗?」

        「哼,在一起呆久了,夫妻都会有夫妻相,何况一个孩子」,不过我也不是

        禽兽,我答应你,不会告诉孩子你让别人操了。但你也不再是孩子以前那个沉闷

        的只知道教育她的传统母亲了,从今天开始,你对混小子的爱,要换换了。

        「换换,老公,你什么意思,我真的好痛苦,我知道我出轨是我不对,但求

        求你不要折磨我好吗,如果你愿意离婚,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孩子你说归谁就归

        谁,只要你不让他知道我的事。」老婆一脸疲惫,一脸无奈。

        「哼,我当年花了大力气追你,你忘记你是如何趾高气扬的了?你忘了你怎

        么让我在雪地里等你了?哼我要折磨你,我要报仇」

        老婆趴在自己的手臂上,小声的抽泣起来,她哭的越伤心,我感觉越好,欺

        负女人原来是这么的爽。

        我到衣橱里给她挑了一身衣服,告诉她,一会儿子来就穿这身。

        「不行,绝对不行,儿子会怎么看我」老婆红红的眼圈圆睁着。

        哼,我拿起遥控器,点开了电视机,老婆光滑裸露的身体又出现在了屏幕上,

        脸冲着镜头,正在津津有味的舔舐着骚男的大鸡吧。

        老婆一下瘫软在了沙发上,双手抱头,痛苦着嚎叫着,「我不要,我不要,

        呜呜呜呜,你不要这么对我,我不想活了,呜呜呜呜」

        「不想活?」我坐在她的身边,用手揪住她后脑勺的一撮头发,哭红的脸又

        重新从头发当中露出。

        「没那么容易让你死,是你先背叛我的,你要么穿上衣服照我说的做,要么

        现在就自杀,但你自杀之后,我会将你所有的丑事都告诉你儿子,让他知道你是

        畏罪自杀。」我恶狠狠的说道。

        我将衣服扔在地上,

        「儿子还有一会就来了,要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吧」

        老婆剧烈的哭泣了起来,快喘不上气来的那种哭法,一抽一抽的,泪痕挂满

        了脸上。

        我把一把刀给她放在桌子上,意思是不照办就用这个自杀。我知道老婆胆小,

        没有自杀的勇气。

        而地上,是一件超短裙,包臀的,粉红色的,上身是一件很小的只能包住

        胸部的黑色亮透的紧身衣服,材质很像丝袜,还有一双透明的高跟鞋,鱼嘴,粗

        跟,防水台的,穿上之后,可以看清楚整个脚。

        老婆一边抽泣着一边捡起了衣服缓慢的穿上。

        穿好之后,老婆的整个人的身材都体现了出来,包臀的裙子紧紧实实的包在

        老婆的大肥臀上,只要稍一弯腰,老婆那内卷的阴唇就会破空而出,当然,我是

        不会给她穿内裤的,而整个腰腹也裸露在外面,两坨大肉蛋被紧身衣托举着,而

        上面却裸露着两个半球,圆白紧致,富有弹性,稍不小心,乳头就自己蹦出来。

        穿上高跟鞋之后,整个人都高了十公分,而且把一条大长腿给凸显了出来,粉红

        色的脚后跟和脚趾,让人忍不住想舔吃。

        穿好之后,我把化妆包扔给她,让她画浓妆,足浴店按摩妹那样的浓妆,厚

        粉底,大红嘴唇,黑眉笔,假睫毛。花完之后,整个容貌都改变了,我的鸡巴又

        大了,我掏出鸡巴,使劲的往老婆的脸上抽打着,好爽,老婆又开始抽泣了。

        六点多,门铃想起,我们家的小男人来了。老婆一阵紧张,不知道儿子见

        了她现在这幅模样会有什么反应,她理了理两鬓的头发,用手指整理了一下脸上

        的妆容。

        我让老婆去开门,老婆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慢地打开了门,虽

        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儿子吃惊的样子仍然让我非常的爽快。

        儿子仔细端详了一阵,直到发现眼前这个妖艳的大胸妹就是自己母亲的时候,

        嘴巴惊呆的不拢。

        「妈,你?」儿子一直盯着老婆看着,

        老婆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假装平静地说「进来啊,没见过你妈啊!」然后急

        忙转过身去,不愿意正面对着儿子,可是背面更加通透,裸背细腰,还有一不小

        心就要喷薄而出的小逼后视图。

        儿子鬼头鬼脑的望了我一眼,然后顽皮的说:「爸,我来的是不是不是时

        候?」

        我假装尴尬的笑了笑:「有点,嘿嘿,没事」。

        「你们都老夫老妻了,还玩儿这个?」老儿子用手指甲轻轻的拽了一下老婆

        身上的蝉薄透明衣,现在的小子,对性爱方面都早熟,知道这叫制服诱惑。

        「傻小子,瞎说什么,我这是要拍张艺术照,试试服装」老婆急忙掩饰道。

        「行啦,别掩饰了妈,玩儿制服就玩制服吧!都是成年人」儿子装着大人的

        口吻笑嘻嘻的说着,眼镜却忍不住的往老婆的胸部和裆部看去。

        老婆急忙双手抱胸,脸扭向了一侧

        「爸,你看,妈妈黄脸婆居然还知道害羞」儿子很开放。

        「嗯,你妈以前没穿过这样的衣服,不习惯」我假装帮着老婆打圆场。

        「哎呀,妈,这有什么呀,你没到大街上去看看,现在女生大白天都这么穿,

        我们班的女生都有穿丁字裤的了?你要是总像以前那样穿那些破烂衣服,我爸早

        晚一天让街上的小骚狐狸给勾引去,你还不赶紧捯饬捯饬,今天这身就不错,嘿

        嘿」儿子古灵精怪,说起女人来一套一套的。

        「我去给你们做饭」老婆终于掩饰不了尴尬,想要逃离。

        我拿起桌子上的红酒,晃了晃,然后冲着儿子说:「儿子,今天晚上听见什

        么声音可不要出去说奥」。

        「哎呀,爸,放心,我懂,再说,我妈那叫床声我又不是第一次听,太枯燥

        了,一点新意都没有」。

        「哈哈,你小子,那今晚老爸给你整出点不一样来。」

        「你们俩瞎说什么呢,乐乐你还不赶紧去做功课,找打呀!」老婆实在听不

        下去了。

        「你看你看爸,老妈黄脸婆的本色又显示出来了,真扫兴,」儿子拿起书包,

        朝自己的屋子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往老婆的大屁股上偷窥着。

        老婆一扭头,正好看到老儿子那色迷迷的眼神,马上涨红了脸咆哮道「看什

        么看,还不滚屋写作业」。

        儿子「切,黄脸婆」。

        我满意的笑了笑,就是要的这样的效果。

        饭很快做好了,我们一家三口很快围坐在了低矮的餐桌旁,我故意为儿子安

        排了一个与老婆对面的位置,儿子很快发现了异样,捂住了自己的眼镜「妈呀,

        粑粑,妈妈好像没有穿内裤哎,人家还是未成年人,好害羞」。

        我敲了儿子头一下,「吃你的饭,我好容易给你妈整上这身衣服,你要是让

        她脱下来了,今晚我就让你在门外睡觉」。

        「明白,爸,这些年你辛苦了,露就露吧,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儿子手捂

        着脸,假装手指头缝一开,做偷窥的姿势,顽皮的很。

        老婆急忙把两腿夹紧,但春光还是不住的往外倾泻,这身衣服的特点就是遮

        无可遮。

        整个桌子上都弥漫着一股低劣香水的味道,这是我从地摊上买的,故意给老

        婆撒上,突出艳俗的题。

        儿子很享受这股香水的味道。

        最可笑的就是老婆的两瓣巨乳,老婆一举饭碗就会碰到,一碰到就会一颤颤

        微微的,风景好不丰盛,我之前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总是出去跟朋友吃饭

        时,看朋友携带的年轻小女友会有这种情形,那时候只是偷偷瞄一眼,然后赶紧

        将目光移开,害怕朋友发现,尴尬。

        现在不同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了。

        我伸出筷子,伸到老婆的胸衣里,将乳头夹出来,然后使劲拽了拽。

        「啊,你干什么,流氓」老婆大叫着,急忙把乳头又塞去,脸涨的通红。

        儿子见到我调戏他老妈,也趁势伸过手来,一把把他老妈的乳房拽出来,然

        后双手拖着整个乳房来的搓着。然后吧唧一下摔在桌子上,像剁泥巴一样。桌

        子为之一振,儿子笑的前仰后。

        老婆「啪」一下打了儿子的手一下,又急忙把乳房撤去。

        「爸,今晚老妈打扮的真不错,能借给我一晚上做女朋友吗」儿子突发奇想。

        实际上这就是说我要的效果,将儿子的春心荡漾。儿子是半开玩笑,我也半开玩

        笑。

        「好啊,那你得负责哄好她咯,你妈可不是省油的灯」我狡黠的说。

        「老头,你可别后悔,没问题,你儿子可是情场高手,对付这种女人我有的

        是办法,只要您点头,今晚我就让这位小姐爽呆」

        「小姐,你们俩都有病,都是小姐,老娘不伺候了」老婆恼羞成怒,愤懑离

        席。

        老婆刚离开餐桌,儿子便顽皮的站起来,挡住了老婆的去路,老婆一米七,

        但儿子却已经有一米八了,严严实实的挡住了去路。

        「哎小妞,别走啊,你老公已经把你抵押给了我,今晚你是我的人了,来赔

        大爷喝杯酒」

        我哈哈大笑。

        老婆也涨红了脸,「看你教育的好儿子」。

        儿子可不管这一套,顺势将老婆的腰一览,便将老婆揽到了自己的怀里,然

        后一个公抱,便把老婆掀倒,坐在沙发上,怀抱着老婆。

        我拿出一盒药,扔给儿子

        「把这个给你妈吃上」我端起酒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然后起身将吊

        灯关上,打开了粉红色的壁灯,壁灯一开,整个大厅立刻弥漫着一股色情浪漫的

        气息。

        儿子拿起药盒一看,一阵咋舌

        药盒上,一个欧美粗线条女人眼神迷离,做享受状。

        「爸,太狠了吧,给妈用迷药?」儿子佩服的看着我。

        「不是迷药,是春药」我顽皮状的看了儿子一眼。

        「你今晚不是要不一样的老妈吗,没有这个,她还是以前那个黄脸婆。」

        「奥,明白了,老爸,你真行,妈快吃吧」

        老婆双手勾着儿子的脖子,好像情人一样。老婆夺过药盒,一看,上面写着

        「情迷时间」,「效长药猛」。

        「潘符文你疯了,让我吃这个,我不吃,说完挣脱儿子的束缚,要进自己的

        房间」

        我朝儿子施了施眼色,儿子会意地笑了笑,表示明白。

        儿子迅速站起身来,一把从后面拽住了老婆的胸罩,老婆被制住,无法再离

        开。

        儿子俯身抱住老婆的双肩,老婆双肩丰满肥嫩,想来儿子一定非常受用。

        然后将老婆夺沙发,老婆本来就穿着很高的高跟鞋,一个踉跄,鞋子也掉

        了一只,老婆被儿子按倒在了沙发里,小腿不断的挣扎着,另一只鞋子也被甩掉

        了。

        「老妈,你有点生活情调好不好,老爸那么辛苦的赚钱,就这么点癖好,你

        满足一下他怎么了」儿子此话一出,我立刻投去了赞赏的眼光。

        「你们俩太不像话了,有在家给老妈吃这个的吗,这是外面夜总会给小姐下

        药用的」老婆此话一出,自觉失态。

        「奥哈哈,老妈,看不出来,你还是蛮懂的嘛,是不是背着我俩常去啊」

        老婆的底气明显不足了,看来真的是常客啊。这时这里面的关窍只有我明白,

        儿子还被蒙在鼓里。

        「你瞎说什么,反正我不吃,爱谁吃谁吃」,老婆瘫坐在沙发里,身子还是

        被儿子牢牢的制住。

        「儿子,喂你妈吃下去,她不吃,咱俩今晚的节目怎么排练啊」我半阴半阳

        的对儿子说。

        「好赖,明白」儿子开始用强力。

        只见儿子抠出两粒药丸,顺势扔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喝进一口水,然后把住

        双肩将老婆一下按倒,将自己的嘴巴对住老婆的嘴巴,这招嘴对嘴喂药的方法真

        是太绝了,有我的风范。

        两嘴紧密相对,没有留一点缝隙,儿子把住老婆的头,硬生生的将药丸吹入

        了他老妈的喉咙里,老婆反抗,但无奈儿子力大,反抗无效。

        儿子一松手便哈哈大笑,在他看来喂老妈吃春药是十分滑稽的。老婆大气粗

        喘,呛咳了两下,眼睛里被逼出泪来。

        我递给儿子一杯红酒,示意他给老婆灌下,有酒佐助,药效会快速发挥。

        儿子果然听话,拿过酒杯,顺利的给老婆灌了下去,老婆力气已经消耗的差

        不多了。

        儿子拿着空杯,忘记放下,专注的看着老婆的脸,好奇老婆会变成一个怎样

        的女人。

        刚才挣扎的时候,慌乱间包臀粉裙被撸起,老婆的小黑逼和小肥臀跑露了出

        来,乳房也被挤出了一个,真是好不狼狈。老婆怕失态,急忙将整理衣服,但动

        作已经显示迟钝,看来药效发挥了。

        我朝儿子一摆手,示意儿子房间。

        儿子不满意的摇摇头「老爸,你太不够意思了,让我看看老妈磕了药是什么

        样呗?」

        我故作怒态,「你老爸还没吃呢,你就想尝鲜了,还想占你妈便宜咋滴」

        「儿子,听话,快屋,妈求你了」老婆还有半分清醒。

        儿子不动,乐呵呵的看着老婆,要看老妈笑话。他怎么能体会的到此刻老婆

        心里的焦急滋味,哈哈。

        好吧,就在一旁观看,但提醒你,一会少儿不宜,自己看恶心了可别怪我。

        儿子迅猛点头。这个臭小子,比我还心急。

        我把旁边的床式沙发移到屋子的最中央,然后把老婆放在沙发上,开始慢慢

        欣赏老婆的骚样子,旁边是儿子助战。

        儿子已经拿起我的手机,开始对准老妈一阵猛拍。他是想等老婆清醒之后嘲

        笑她,而我却是想用来打击老婆的自尊心,攻破她的心理堡垒。

        我指挥儿子,「去,拿摄像机,手机像素太低,不清楚」

        儿子色迷迷的哂笑,「老爸,还是你会玩儿。老妈今晚惨了。」

        儿子拿来摄像机,对准老婆一阵转圈,生怕漏下什么细节。

        老婆已经迷离起来,左右摇动着,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嗯嗯」声。然后手居

        然情不自禁的抚摸起了自己,儿子见状大笑,感觉挺好玩。

        我起身,将老婆的上身那件薄纱衣服脱去,胸罩也移去,连个坚挺的巨乳呈

        现在了儿子的面前。

        「哇,老妈的奶子可真大」儿子一阵啧啧。

        儿子放下摄像机,一阵尴尬。

        「老爸,我在这不好吧,你们玩儿?」儿子毕竟年少,不敢直视自己老妈的

        身体。

        「怕什么,有老爸在这里给你撑腰,随便看,老爸都不嫌弃你,你有什么可

        避讳的,看看你老妈的身体,以后找老婆就找这样的。」我坚定的说。

        「好嘞,有老爸您这句话,我可就不客气了」儿子重新拿起录像机。

        我继续给老婆脱衣服,老婆弯曲着双腿,还在紧夹着双腿做抵抗状。我强行

        给老婆扒开双腿,然后将包臀裙使劲褪下,衣服太紧,脱下的时候还费了不少劲。

        这时候老婆整个白嫩的身体便完全展露在了我们爷俩的面前,只有黑黑油亮

        的一层若隐若现的在小腹周围出现。

        我观赏着,儿子也惊呆了,大概男人第一次见赤身裸体的女人都会有这样的

        反应。

        「儿子,想要吗」

        「要什么,爸」

        「哼,你小子,关键时刻掉链子,你说要什么,美女的身子啊,这么个大白

        女人在你面前,你不想要?」

        「想要,爸,太想要了,可是,爸,这是老妈啊」

        「没关系,儿子,老妈没进四十岁之前就是个妙龄女郎,老爸允许你追,怎

        么样,上吧」

        儿子咽了一口唾沫,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老婆的身子,这样的身子,紧致,

        圆润,丝毫没有松颓感,绵软可爱,手感是极佳的,让拿个男人都想要。

        「老公,快来,我要,我要,我要,我受不了了,老公,快干我,操我,我

        要操逼」老婆已经完全陷入了幻境,眼睛虽然睁着,但我知道,人公一定是那

        个奸夫,但她朝向的人,却是自己的儿子。

        老婆玉臂挥招,示意儿子靠近她,儿子紧张的不行,拿着AV的手不断抖动

        着。我走近儿子,将AV接过来,然后在儿子耳边轻轻耳语,「儿子,做男人的

        时候到了,这件事情,你知我知,谁都不知道,你就大胆在你妈身上玩儿吧,你

        玩玩了,老爸再上,老爸身体不行了,没有你时间长,你才能让你妈满足,知道

        吗,快去吧,别让你妈等急了」。

        「老公,快来,我要高潮了,快帮我通通」老婆继续呓语。

        我将儿子一推,推到了老婆跟前。

        老婆动伸手,熟门熟路的将儿子的腰带解了开来,一条巨长的粗壮的硬棒

        立刻喷薄而出,老婆双手握住,表情y荡的开始满足的吮吸了起来,一边吮吸一

        边还发出吧唧吧唧的吮吸声,以及咕咚咕咚的吞咽声,儿子表情痛苦,第一次被

        口交,都是这样,神经极度敏感。

        儿子头看了我一眼,我以为儿子害怕,但儿子对我说:「爸,我能给老妈

        穿上丝袜吗?」

        「哈哈,还是儿子会玩儿,怎么想起给你妈穿丝袜来了」

        「语文老师就爱穿丝袜,看起来特别性感,喜欢」儿子腼腆的说。

        「哈哈哈,没问题,爸去给你找一双」

        我在衣柜里翻出了一条肉色开档的情趣丝袜,我们俩给老婆穿上,油光发亮

        的大腿,红色的脚趾甲若隐若现,脚后跟的形状也衬托的更加光滑圆润,别有一

        番风味,儿子的品味果然不错。

        这时候老婆已经到了迫不及待的程度,一把拽过儿子的鸡巴就是一阵狂吃,

        狂舔,双手握住儿子的鸡巴在口中刷牙一般的上下捣动,嘴巴收的紧紧的,不时

        还整条的舔舐一下,不时用舌尖在龟头精液出口上用力的扫动,我这时才发现,

        老婆竟然像小猫一样舌头天生粗糙,有一层细密的肉刺,这样的舌头在鸡巴上摩

        擦起来一定很爽,我居然没有尝试过,看来一会我有艳福要享受了。

        果然,儿子的功力不到,被他老妈这么一折腾,不一会便射出了一股浓浓的

        精液,这是不知道积攒了多久的积液,一经喷薄,射的老婆满脸都是。虽然儿子

        已经射精,但显然老婆是看不见的,她虽然睁着眼,但眼神迷离,她扭动着巨臀,

        继续想要折腾儿子的鸡巴,但儿子毕竟是第一次,耐力还未修炼,终于抵挡不住,

        整个身子都瘫倒了老婆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大声的呻吟着。

        「爸,好爽,好爽」。

        老婆还不作罢,丝腿缠绕在儿子腰间,两只美足紧绷,轻抚着儿子肌肉发达

        的大腿,手指甲简直要嵌在儿子背上的肉里,儿子用手擦了擦老婆脸上的精液,

        弄得满脸都是,眼睛上还糊着一块粘液。但儿子顾不得了,大口吮吸着自己母亲

        的嘴唇,占了父亲的光,吃了这么美味的佳肴。

        儿子紧托着老婆的臀部,很对,儿子的鸡巴和老婆的小逼便凑在了一起,水

        到渠成,老婆的小逼早已经y液溢出润滑如乳,儿子的鸡巴没有费多大的力气便

        插了进去,玉兔捣药,肉逼做臼,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深深几下,便弄得老婆呲

        牙咧嘴,时而厚唇微突,发出「欧欧欧」的呻吟声。老婆的下身在丝袜的映衬下,

        又加上粉红色的灯光,别提多带劲了,我在儿子屁股后面,抚摸着老婆的嫩足,

        将摄像机一个放在老婆的逼处,一个放在老婆的脸部,进行特写。老婆的大脚趾

        向下蜷曲着,这是高潮来临的预兆。

        这时我叫停儿子,儿子不解,疑惑的看着我,他的第二枪也快要出子弹了,

        这时候叫停,为什么呢?

        「儿子,别急,我们还有一夜要玩儿,不能让你这个骚娘这么快就满足,否

        则她睡去了,我们还玩儿什么」儿子敬佩的看着我,于是将已经憋大的龟头使劲

        的往收了收,准备下面的节目。

        这时候电话响起,我一看,是奸夫的原配文姐。

        我也已经将衣服脱光,鸡巴竖立着。

        我接起电话:「喂,文姐,有何贵干?」

        「小潘,这个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我真的没有头绪,帮帮姐好吗?」电话

        那头央求着。

        「文姐,你觉得离婚是最好的办法吗?不错你离婚之后,是可以得到一大笔

        财产,但是你不会经营,生意全在你老公手里,你坐吃山空,再说,你这个年纪,

        还打算再找个男人疼你?」

        「是啊,你说的太对了,我就是不想离婚,可是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文姐

        愤愤的说。

        「没关系,你不是很恨那个y妇吗?想不想看看她现在的下场?」我神秘的

        说。

        「想啊,你不会是杀了你老婆吧,小潘,你可不要做傻事」文姐小心的说。

        「哈哈,怎么会,如果想看,现在就到我家里来,你会非常满意的。」

        「好,我马上去,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整治你老婆的」。

        半小时之后,响起了敲门声。我披上睡衣,打开门。

        文姐一身白裙,露着办个肩膀,裙子到膝盖以上。小腹微隆,这是岁月的痕

        迹,肚腩。

        文姐迫不及待的进门来,儿子还在苦战,已经开始了第三轮,文姐一进门,

        正赶上儿子缴枪,一股脓液喷射在老婆的肚皮上,真多。

        文姐虽然懦弱,但显然具有大龄妇女的心理素质,对鸡巴这东西,不像小姑

        娘那样避讳。见到小伙子的大鸡吧,有一点尴尬,但很快就轻松了下来,「你这

        是」

        「哼,你看看小伙子身下是谁」

        文姐绕到老婆的前面,一看,大呼一声「你老婆」?

        「哈哈,没错,背叛我就是这个下场,被草」

        「你果然有办法,好,操死这个骚逼,小伙子,替我操死她,用力,姐姐给

        你钱」

        儿子扭过头来,迷惑的问我:「爸,这是谁?」

        「爸?小潘,这是你儿子?」文姐惊异的看着我,有点不可相信。

        「怎么样,这招狠毒吧」

        我拉着文姐,走到儿子的面前,然后指着老婆对儿子说:「儿子,你妈做了

        丑事,勾引了人家的老公,你看这事你是不是得替这位姐姐讨个公道?」

        儿子显然有些吃惊,原来这一切,妈妈的暴露,爸爸的放纵,都是事出有因

        的。

        「你妈妈背叛了我,我要惩罚她,你就是惩罚的工具,怎么样,爽吗?」我

        乐呵呵的望着儿子。

        我将电视打开,那段露骨的视频立刻又播放了起来,老婆叫声y荡,一个贱

        男在老婆翘起的屁股后面卖力的拱着。

        「老公,快操我,草,老公这么瘦,居然有这么大的鸡巴,快,让我吃」画

        面中如是说。

        「草,老妈真不要脸,原来妈妈是这样的人,骚货,我最恨拆散人家家庭的

        荡妇」。

        「那应该怎么办呢?」我问儿子。

        「爸,我知道你的用意了,我会为你讨这个公道来的」儿子坚定的说。、、

        儿子身,这与之前不同了,如果说之前还有顾忌,那么这次真的是猛兽对一

        个柔弱的猎物了,儿子将筋疲力尽趴在沙发上的老婆翻过身来,儿子抓起自己老

        妈的美足,用力的撕咬着,脚,脚趾,脚后跟,又舔又咬,咬的老婆又高潮迭

        起,丝袜坏了,老婆的一只嫩足裸露了出来。

        粉色的肉足刺激了小伙子的春心,喝了一口奶,儿子又重新披挂上阵。

    
  • 广告邮箱:abc522com@outlook.com
             有钱会所,没钱找我~ 330DV-久草色香蕉视频在线_九九99香蕉在线视频_香蕉视频在线观看 香蕉... (防屏蔽网站330DV.COM)
    防屏蔽网址|330DV.COM